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本報記者 徐靖怡 李靜

                “家人們,一字未動,我還有救嗎?”“兩天‘寫’完四本。”“求一天補完暑假作業攻略!”最近,隨著暑假接近尾聲,一場“補作業”大片如期上演,學生們紛紛在社交平臺交流起補作業心得,直呼“太痛了”!

                面對孩子假期做作業拖拉的普遍現象,家長的疑惑自然也不少:做作業為何越催越慢?如何幫助孩子擺脫拖延癥?對此,專家提醒,如果孩子經常無法按時完成任務,要引起重視,可及早就醫,以了解具體情況。

                臨近開學“抱佛腳”

                補作業“姿勢”花樣百出

                “一支筆,一盞燈,一個晚上,一個奇跡。”這是網絡上描述開學前夜學生們緊張補作業的段子,卻也實實在在是很多人相似的童年經歷。說到作業拖拉,90后媽媽徐女士頗有感觸,她回憶,上學時每個假期作業都要留到最后一個禮拜才開始“趕工”。“那會兒每到開學前一陣,圖書館、肯德基、各種甜品店里的學生就會肉眼可見地多起來,還要搶座位,幾個認識的同學圍在一張桌子上‘流水線分工合作’——你抄我的數學,我抄你的語文。”徐女士說,一些早就寫完作業的同學會慷慨地將作業分享出來,這份答案便“一傳十,十傳百”。

                趙先生最近很是頭疼,還有兩周左右就要開學了,老師布置的各項作業,孩子卻還沒怎么動過。“我能感受到,她也并非不著急,三天兩頭地把作業拿出來翻一翻。”趙先生描述,“這幾天晚上,女兒雯雯會把作業攤開在書桌上,把要用的文具、書都準備得整整齊齊,給自己接好一杯水,準備點水果,上個廁所……寫作業‘儀式感’十足。弄完這一套,再刷會兒小視頻娛樂一下,時間就不早了,仍遲遲沒有‘開工’。”趙先生說。

                “我不用問都知道,他肯定還沒寫!”小楊告訴記者,弟弟是一名中學生,“假期作業拖延癥”已“深入骨髓”,每次放假,不到最后一晚上不可能完成作業。“節日小長假作業相對少,還好些,暑假假期長,作業量多,有時候拖到最后哪怕是抄也來不及。”小楊無奈道,去年開學前一晚,弟弟甚至央求自己幫他抄作文,最后通宵才勉強“填滿”。有了去年的教訓,今年,小楊的弟弟卻仍然很淡定,每天打打游戲、吃吃喝喝,他與同學交流過,很多人都沒寫完,所以并不著急。

                假期計劃如同虛設

                家長求助學習障礙門診

                面對拖延頑疾,學生也想自救。雯雯在假期開始前便給自己精心制訂了學習計劃。“7:15起床,7:15-7:20洗漱,7:20-8:30早餐和自由活動,8:30-9:15語文……”雯雯把每日的時間安排事無巨細地寫進計劃表,并拿出做手賬的本領美化了一番,貼在書桌前。“計劃歸計劃,行動歸行動,兩碼事。最近幾天,估計看著計劃表也覺得羞愧,她把那張紙撕了。”趙先生有些哭笑不得。

                胡女士擔心兒子逃不過“補作業定律”,最近提醒做作業的次數變多了,語氣也加重了。奈何兒子聽著心煩,越催促,越抗拒,有時敷衍回答了事,有時索性房門一關。另一個家庭也有相似的擔憂:去年,徐女士上小學一年級的孩子在假期拖拖拉拉,想到自己痛苦的補作業回憶,她便嚴加管教,給孩子制訂了嚴格的執行計劃。“今年他已經養成習慣,我每周檢查一次,作業都能自覺完成了。”她說,缺憾是孩子的專注力還不夠,寫半小時就要玩半小時,短時間內的拖延現象還存在。

                “到現在作業只寫了一頁,做事情總這么拖拖拉拉,這可怎么辦?”近日,劉先生帶著自己讀五年級的孩子歡歡來到蘇州市廣濟醫院兒少精神科就診。該院副主任醫師陸心傳詳細咨詢了孩子的各種表現,并為他進行醫學評估后,初步診斷他存在注意缺陷多動障礙。若進一步檢查確診歡歡為多動癥,就需要家長、學校多方配合,通過個性化改善方案,緩解孩子的拖拉癥狀。若通過行為治療,孩子的癥狀仍未得到緩解,必要時還將考慮使用藥物治療。陸心傳介紹,自2017年該院學習障礙門診開設以來,不少家長帶著自己的孩子前來就診,這些孩子普遍都有學習成績不佳、學習效率低下、對學習不感興趣等問題,其中約50%的孩子存在寫作業拖拉的情況。很多孩子在接受了相應的治療后,學習效率有了明顯改善。

                做作業拖拉須警惕多動癥

                家長可限定任務完成時間

                “做事拖延是多動癥的典型癥狀之一。”陸心傳介紹,多動癥是指與年齡和發育水平不相稱的注意力不集中和注意時間短暫,不分場合的活動過度和情緒沖動,常伴有學習困難、品行障礙和適應不良。根據2021年最新的流調數據,我國6-16周歲兒童青少年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的患病率是6.4%。多動癥的核心癥狀主要為注意力不集中、多動、沖動。其中,注意力不集中可表現為做事丟三落四、上課易開小差、做事拖拖拉拉等。值得注意的是,多動癥并非“兒童專屬”,相關研究顯示,60%至80%的兒童期多動癥可能會延續到成年。除了多動癥,做事拖拉也可能與抑郁癥有關,醫生還會結合患者的情緒等因素,考慮其是否存在抑郁癥等問題,從而對癥診治。

                “在日常接診過程中,精神科醫生不會僅僅著眼于癥狀本身,而更在意患者癥狀背后帶來的功能影響。”陸心傳建議,如果青少年拖拉等癥狀已產生功能影響,即經常在限定時間內不能完成任務,應盡早到醫院接受治療。與此同時,她建議家長為做事拖拉的孩子制訂任務卡,約定最終完成期限,并通過即刻獎勵的方式,鼓勵孩子養成做事主動、利索的習慣。對于做事嚴重拖拉的孩子,家長還可以分割任務,減少每次的任務量,讓孩子看到完成任務的希望。

                此外,蘇州市十佳班主任、金閶實驗小學教師朱穎穎介紹,不同于傳統的一本《過好暑假》,現在尤其是“雙減”以后的暑假作業更注重人文、素質和個性,機械性的筆頭作業比重下降,以語文為例,抄寫少了,閱讀多了,這對學生的內驅力提出更高要求。“在學校必須遵從課表作息,而在家缺乏硬性規定,自律能力不足的孩子就容易拖拉。”對此,她建議家長要注重親子陪伴,與孩子建立良好的溝通基礎,并結合實際情況立好規矩,培養孩子在家的規則意識,如“寫作業前5分鐘內必須做完準備工作”“以半小時為一個作業周期,中間不可喝水、上廁所”等,尤其要注意的是,家長作為孩子最重要的老師,切忌主動打破規則。“拖延習慣,在孩子越小的時候糾正,效果越好。”朱穎穎提醒。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菜籃子”貨足價穩
                又萌又美
                驟冷
                水上森林游
                銀杏滑道
                水芹采摘忙
                把女人弄爽特黄a大片吹潮